一起努力 讓環境越來越美好


選戰巡迴/矛盾的價值 非核大餅犧牲偏鄉

2018-08-18 13:02

 

https://udn.com/news/story/7314/3316307

 

選戰巡迴/矛盾的價值 非核大餅犧牲偏鄉

2018-08-18 11:29聯合報 記者林新輝鄭揚明林政忠黃昭勇李曜丞╱即時報導
  •  

 

 

從冰箱冷凍櫃翻出兩天前才從中火電廠旁海岸抓回來,一袋袋裝好、手掌大小的魚。邊沖水、邊剖開魚肚,「海鯽魚吃海裡的爛魚、浮游生物,但現在汙染多了,常常可看到魚肚裡都是黑黑的土,」設籍在麗水里的龍井區環保建設福利協進會理事張培初說。

麗水里,位在分隔台中市與彰化縣的烏溪出海口附近,入海的一邊是往年鳥類大量棲息、漁產豐富的海岸,另一邊矗立著中火電廠五隻高達250公尺的煙囪。跟電廠一起生活30幾年的麗水里,人口剩不到3千,居民過往種田或捕魚維生,現在海面上動力竹筏稀落,更多是擱淺在岸邊。

協進會理事長陳耀墩指出,以前這種海鯽魚捕回來就送到豐原市場,好的時候一斤可以賣到100多元,現在魚小了、量少了、又可能有汙染,送人都沒人要,出海捕魚根本賺不到錢。他說,「有登記的竹筏有300多艘,但真正會出海的只有20幾艘」。

不只中火,中龍鋼鐵、關連工業區的汙水處理末端...,許多高汙染的設施都集中在麗水里。「這幾年台灣房價步步高,只有我們這裡是年年跌,」陳耀墩說,這些汙染源讓麗水里民「生命也沒有,財產也沒有」。

長期與汙染共存,麗水里民很清楚「國、民兩黨只有選舉到了會關心一下,但處理空汙都不及格」。

「說現在台灣不缺電是騙人的」,另一位理事張曉明感嘆,「麗水里現在叫臭水里,有能力的人都搬走了」。政府非核家園的政策,不足的電力要靠中火補,凌晨2、3點,中火與比鄰的中龍鋼鐵廠有時會排放大量廢氣,里民早上起床,會發現樹葉上都是灰,地面上有時還能見到「黑金黑金的粉」。

這樣的場景,並不是台中獨有。

大約10年前停止發電的新北市深澳電廠,因為缺電,台電打算用超超臨界機組重新設廠。不論是贊成的深澳里長曾素貞,或是反深澳燃煤電廠自救會發言人林文清,小時候共同的記憶,就是漫天的煤灰、煤渣,「走路上學到了教室,制服上的白領子都變黑的」。

林文清批評,「不能因為非核家園就犧牲偏鄉,中央不要的東西,由偏鄉犧牲來成就」。

同樣反對深澳重建燃煤電廠的潛水教練王銘祥,幾天前從澎湖開船,沿著西部海岸回瑞芳。他秀出手機裡一張張的照片,主角是台電在西部沿海的電廠,台中火力電廠、林口電廠與基隆協和電廠。

從海上看台灣,火電廠上方的雲明顯出現兩種顏色,一層是白色的,一層卻略顯黑色。王銘祥拍攝時原本該是晴朗的天空,卻為何出現「烏雲」?

「看不到的最毒」,王銘祥說,「不要以為沒有煙就沒有汙染,要看雲」。他解釋,雲是水氣形成,高空的汙染微粒進入雲層被水分子吸附後,原本白色的雲就變成骯髒的雲。

長期研究能源的成大材料系教授洪飛義表示,行政院長賴清德講乾淨的煤是「外行人的話」,煤的品質有分高低,但無所謂乾淨的煤,即使中火燃燒高純度的煤,灰燼若未經過濾,民眾長期吸入好比吸炭烤後的煙一樣致命。

中火的汙染還不止於此,彰化縣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指出,中火產出的煤灰埋在彰濱工業區旁、線西西三區的海岸一側,但她質疑,台電掩埋煤灰沒有鋪設防水層,漲潮時海水會滲透到煤灰掩埋地、造成重金屬汙染。

主婦聯盟台中分會執行委員許心欣原本住在台北,但因擔心核災而遷居台中,沒想到台中空汙嚴重,中火為最大汙染源,對於環境汙染難辭其咎。不斷膨風、誇大自己的政績,用台語說是「做一湯匙,講一畚箕」,空汙的改善幅度很小。

只不過,反核好像在支持綠的,反空汙好像在支持藍的,她對年底選舉的想法是,很可能含淚投票,更可能投廢票。她決定,下次總統大選算總帳,「不能再給藍綠完全執政了」。﹙系列三﹚

 

灰濛中的台中火力發電場。記者林澔一/攝影

灰濛中的台中火力發電場。記者林澔一/攝影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