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努力 讓環境越來越美好


環團:2025非核家園將使白海豚及藻礁滅絕

2018-05-19 11:32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519001927-260407

 

環團:2025非核家園將使白海豚及藻礁滅絕

 

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拍板認證台灣白海豚有「滅絕危機」!(張恒嘉攝影提供)

臺灣再生能源推動聯盟理事長高茹萍近期投書關鍵評論網,指控主張「以核養綠」的人士是「傳統能源利益集團」,「向來以打壓綠能為能事」,否定「以核養綠」的主張。然而,前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英國Durham 大學生物系鳥類生態學博士蔡嘉陽先生,則在臉書發文表示為了蔡政府的「2025非核家園」時程表,將使「白海豚」及「藻礁」滅絕!

 

 

蔡嘉陽在臉書發文稱「非核家園是必須的,我反對台灣繼續使用核能,2025年的時程可以商量。用三年換取藻礁和更充裕的離岸風機國產化,不好嗎?況且還有其它節能措施,減少用電量,絕對不該是拿藻礁和白海豚當成非核家園的祭品。」這顯示了即使是反核人士也有人無法認同蔡政府的「2025非核家園」時程表。

 

針對高茹萍的指控,臺灣第一位認購綠電的民間人士、「以核養綠」概念的原創者黃其君先生表示,以核養「綠」原先綠是指「生態」,也就是為了環保而認同、支持核能。在八八風災以後,馬政府發展出「陽光屋頂百萬座千架風機計畫」。 屏東「養水種電」每度電的躉購價格高達12.97元,和平均電價價差太大,即使到104年,太陽能發電的成本仍然高不可攀。因此,「以核養綠」轉變為以「比太陽能發電排碳量更低」的核能發電,作為支持綠能發展的後盾的概念。

 

以核養綠公投小組執行秘書、清大核工所碩士張文杰指出,以臺灣的先天條件綠能無法作為24小時不中斷持續供電的「基載」電力。被反核團體神話為綠能標竿的德國,是因為電網與歐洲電網相連,當德國綠能發電不足時,可以購買法國核能發的電。而當德國綠能發電過多時,則拼命輸送給歐洲其它國家。這種變化起伏大的發電,造成電力調度困難,因此德國這種「環團綁架政治」,導致極端發展綠能的作法,不僅讓其它國家感到頭痛。且國內藍綠兩黨均奉為圭臬的德國,正是「以火養綠」(用更多火力作為發展綠能的基載電力,但總體碳排放量反而更高)的代表,而因為綠能佔比過高,造成發電成本暴增,不僅影響國家競爭力,更造成「用電人權被剝奪」的「能源貧民」。

 

國內的環保團體有像前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先生,反對不顧生態棲地被破壞 硬是要高度發展再生能源,黃其君合理懷疑可能有「綠能掮客」偽裝成環團或滲透至環團中,造成溫和的環團被激進的環團霸凌。據了解,在今年4月的NGOs會議上,與會的環團代表面見蔡英文總統,溫和的環團根本沒有機會表達意見,只能利用臉書發文表達不同的意見,像是荒野協會理事長劉月梅、前彰化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先生等人就是溫和環團的代表。

高雄鳥喙理事長林世中指出,「蔡政府搶在海岸地、濕地、農地、水庫地,興建離岸風場、太陽能發電及增建燃氣發電機組,『打著綠能大旗,卻行破壞生態環境之實』,根本就是毀滅式國土利用計劃!這樣對嗎?」

 

本月「守護濕地」團體接到總統府的回應,發覺蔡英文根本就不想理會「大潭藻礁守護」的訴求。關鍵就在「非核家園」無法讓再生能源取代核能,因應廢核增加大量的天然氣發電需求,間接對生態環境侵門踏戶!

 

藻礁是指可鈣化石灰藻經年累月堆積形成的礁體,也是生物礁的一種。(桃園在地聯盟提供)中央社記者吳睿騏桃園傳真 106年10月14日

因為綠能的間歇性,蔡政府的能源政策將大量使用天然氣,造成嚴重的「缺氣」。我國去年天然氣用於發電佔比達到80%,天然氣99.98%依賴國外進口,今年中油公司增加了40萬噸的採購量。臺電為了支撐缺電危機,盤點今年的天然氣發電需求,仍然缺氣40萬噸。也因此蔡政府和桃園地區的生態團體持續產生衝突,關鍵在於7,000年才生成的藻礁是世界非常少的特殊生態地形,同時也有奇特的瀕危珍稀物種,桃園生態團體為此表示「棲地優先核能無妨」。

學者2017年6月曾針對桃園大潭藻礁進行生態調查,意外發現當地有第一級保育類珊瑚「柴山多杯孔珊瑚」。(桃園在地聯盟提供)中央社記者吳睿騏桃園傳真 106年10月14日

 

對反對激進發展再生能源造成生態環境破壞的輿情並非無的放矢,抹黑綠能發展。連臺東荒野與在地原民對知本濕地被太陽光電侵門踏戶也怨懟不已!

 

知本濕地全區包含東方白鸛、草鴞、遊隼和黃鸝瀕臨絕種野生動物等共有185種鳥類的記錄。知本濕地因為地理位置承接縱谷與海岸交會的亞太遷移候鳥,水域草澤濕地被國際鳥盟劃設為重要野鳥棲地(Important bird area,IBA,編號:IBA-TW040)。

 

政府大力推動太陽能發電、風力發電及天然氣電廠,而這些新發電設施,幾乎都落腳在「荒地」上,濕地常被視為荒地,所謂的「荒」,是指冷落偏僻、長滿野草、無人耕種或不具經濟價值,不過這些濕地生產力是非常高的,沿海濕地是地球上效率最高的碳匯系統,政府欲發展的新能源設施都選址於濕地上建設。

 

不過眼前的問題不只缺電危機,「減碳」也是刻不容緩的事。濕地碳吸存力的生態服務是自然給予人類的恩賜,若只是想以低土地取得成本來建設新能源設施,不止會喪失此一自然的恩賜,亦無助達成能源成長限制的目標。

 

據《聯合報》106年8報導指出,「林全曾誇稱,前瞻建設實施四年後,彰化外海將可看到五百支風機,發電量超過現有的核一核二。」而位於大城、芳苑溼地西側海域,就是當年國光石化預定地,因妨礙白海豚洄游棲地而撤案的地點。

 

而蔡政府的解決方式,和馬政府時期的國光石化相似,在開一條廊道供白海豚通過。然而,為了快速推動「非核家園」,蔡政府忽略嚴謹的環評,匆促決議避開白海豚棲地五百公尺。白海豚是極敏感的動物,數公里外的噪音都可能導致牠們不適。撇開大量風機運轉的噪音,光是基座施工打樁的噪音,就可能迫使白海豚集體逃亡。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擔任總幹事施月英在臉書發文指出,「按照現在臺灣白海豚族群死亡的數度,我想在蔡英文政府2025年『非核家園』目標達成後的後三年,也就是2028年臺灣白海豚應該已經滅絕了」。

 

「我想林務局、海洋委員會應該趕快要找人專家,來證實我的推估是否正確,如果可能如此,請盡速投入更多保育,讓大眾知道政府真的有在做保育,不要都是表演秀。」

 

在馬政府執政時期,瞭解到生態團體為臺灣白海豚和藻礁請命,馬政府了解到瀕危物種的珍貴,因此放棄了國光石化並繼續延宕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然而,當民進黨執政後,完全無視立黨的核心理念「環保」,為廢核不惜犧牲臺灣白海豚和藻礁,可合理推測廢核造成的供電缺口及綠能建設的背後有極為龐大的利益。

 

激進的廢核團體和高茹萍等人所代表的「綠電幫」,以千遍一律的「跳針式」論述抹黑包含溫和環團在內,以及支持以核能作為發展綠能的後盾的擁核人士時,刻意忽略激進綠能發展策略對白海豚和藻礁的危害之大,這恐怕印證了黃其君懷疑有「能源掮客」偽裝、混進環團,混淆社會大眾視聽並且帶風向的論點。

(中時電子報)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