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世界水資源日-北中南串聯守護活動 守護濁水溪母親河,拆除集集攔河堰- 六輕自籌水源,還水於民與河

2018-03-22 17:10

2018 S322世界水資源日-北中南串聯守護活動

守護濁水溪母親河,拆除集集攔河堰-

六輕自籌水源,還水於民與河

一、     時間:2018年3月21日(三)上午10:00~10:30

二、     地點:雲林林內分水工園區內的八卦分水口

三、     出席單位: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雲林淺海養殖協會、雲林環保聯盟、雲林烏塗社區、雲林山線社大、彰化環保聯盟、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協會、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生態學會、中科汙染搜查線、台灣龜崙嶺環保愛鄉協會、、、、

四、     聯絡人: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 執行秘書林小樺0937892035、

                         理事長 林富源 0938859698

五、     說明:

3月22日世界水資源日,雲林彰化關心濁水溪議題的團保團體,在水資源日前夕舉辦記者會,記者會地點更特別選在,地處偏鄉的林內鄉之林內分水工,此處位於集集攔河堰下游,是分配濁水溪攔水後的水資源分配的所在位置,林內分水工有兩個進水門及五個分水門,包括麥寮工業用水管路、濁水電廠、麻園支線分水門、烏塗支線第二取水門及濁幹線制水門。

環保團體選在位於麥寮工業用水管路,舉辦記者會用以行動劇,抗議六輕搶奪六輕肥沃的水資源,要求六輕還水給濁水溪,還水給農民,還水給大海還有瀕危的台灣白海豚,改善濁水溪揚塵問題,也讓彰雲的蚵ㄚ產量回復,呼籲六輕耗水大怪獸,自己籌設水源設置包括海水淡化廠與再生水廠。

口號:六輕自籌水源、還水濁水溪

      守護濁水溪、拆除集集堰

1.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關懷協會理事找林富源表示,國家錯誤的政策迫使雲,彰兩地人必須承擔工業經濟發展下的環境難民!雲,彰兩縣早期就因肥沃的濁水而造就了富裕的農,漁業,也餵飽了都市中的每一張嘴!在工業掠奪了原本農業該用的水資源後,無水可用的農民只能花錢鑿井耕作,農事成本塾高收入又不受政府的保障,導致農村人口老化流失!當農業為不當的工業發展而犠牲的廿年後全面性的災害早己顯現!政府為了國土安全人民的健康、應該更全面而長遠的認知、思考與規劃而不是一再再為高污染產業的營利而犠牲國家長久的未來!拆掉集集攔河堰拿掉工業用水,改善農業生態生產環境再造農村原有的生活樣貌才是人民之福,也是確保國土安全的唯一方式而不該在農業縣出現的高污染高秏能產業也應該早日訂出退埸機制,政府也早該還雲彰兩縣人民一個公道!

2.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彰雲海岸地區因為濁水溪大量的泥沙沖積個廣大的濁水平原,更造就全國最寬廣的潮間帶,但是政府為配合六輕高耗水量,而興建全國最大取水量的集集攔河堰每年引水量高達20億立方米,比曾文水庫10.5億立方米高出一倍,從2001年攔水後至今,濁水溪口的淡水補注減少、營養鹽減少導致沿海的鰻魚苗捕獲量明顯減少,這幾年沿海的牡蠣更是嚴重歉收,甚至血本無歸,尤其是台西鄉的幼苗復育及芳苑的成苗育成,反觀取水的最大禍首的台塑六輕,今年三月15日台塑四寶公布台塑化去年合併營收 6241.08 億元擬配發每股現金股利高達6.3 元,這麼賺錢的企業,對於投資環保設施增設可是萬般不捨,更別說淡化廠或者再生水廠,就是要與民搶水、與生態搶水,呼籲台塑四寶公司與股民,不要成為六輕自籌水源的絆腳石。

3.  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楊國禎表示,集集攔河堰就是要保障新增加的工業用水(六輕與離島工業區)而建,但又遮遮掩掩,農業用水本來下游就有各地的水圳與取水口。只要缺水就調撥,讓農田休耕。主要的關鍵是,水是大地的「血液」,濁水溪水讓兩岸的彰化雲林氾濫沖積平原有了生命與整體的運作。就像人的血液靠循環系統貫聯、茲養全身系統、器官、組織與細胞,去除有害物質,讓生命成為一個完整的統合整體,只要那裡缺血(水),哪裡就崩潰,並牽連全身。但是,水直接由集集攔河堰直接送到六輕(離島)工業區後,人體我們很清楚,但大地的運作我們不清楚,反應也比較慢而容易被忽視。目前造成的上淤下刷不僅使堰體的保修成了錢坑無底洞,更使下游沙漠化,海岸後退,國土淪陷。號稱的取水與排砂功能使水利單位的保證與名譽掃地。現在的整治更證實沒有存在的必要。堰下如豆腐般沙頁岩地層,在921地震的抬升下,崩陷已經來到壩下。現在顯現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他是警訊還是喪鐘?應該更全面而長遠的認知、思考與規劃,不然問題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越來越嚴重。

4.  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 學術委員 張豐年醫師表示,集集攔河堰所造成的上掏下淤的情況比想像的嚴重.  101年竹山附近的堤防潰堤,旁邊就是六輕渠道,不能取水, 六輕也變成受害者.  濁水溪的凹溝橋掏空, 集集攔河堰二十年比大甲石岡壩五十年還要嚴重.  拆集集攔河堰是可行的.  只要聯合台電, 農田水利會, 協調調度, 就取水無礙.  並用上游明潭水庫來調度

5.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楊澤民執行長表示,集集攔河堰在濁水溪枯水期仍大量攔水調撥供應給六輕,造成下游「沙漠化」揚塵蔽空,PM10空污嚴重,影響居民生活、空品與健康。環團多年來屢次訴求增加集集攔河堰枯水期的基流量,要求六輕應自籌水源,而非與民搶水,但政府和台塑卻置之不理,放任揚塵與空品惡化,再花數億元進行無效的河川揚塵整治工程,根本是倒行逆施,沒有對症下藥。

6.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教育推廣員粘雨馨表示,從林務局與學者近幾年的白海豚研究可以很清楚知道白海豚的活動與其食餌獵物的活動模式有高度影響。而食餌獵物的分佈則與棲地環境因子的變動有高度關係。除去每日潮汐的變動,濁水溪的豐沛淡水注入,為海洋帶來豐富的營養鹽,以及沙源。外傘頂洲一帶曾經是白海豚母子對目擊率最高區域,但是隨著外傘頂洲面積一直萎縮,已不覆見此情況。呼籲六輕自籌水源,還水於民、於農、於漁、於生態、於白海豚!!

7.  雲林退休老師江永川:憑什麼工業調撥,可以公然搶走農業及民生用水? 憑什麼六輕日用30萬噸水,雲林農業及自來一半水源,要另挖取深水井,破壞地下水脈? 明明六輕環評結論是要蓋海淡廠,15年就拆除集集攔河堰,為什麼已經打折成日供水10萬噸,卻還在爭滿載或基載?

8.  時代力量雲林辦公室鐘政翰表示,攔河堰管理中心說,濁水溪枯水期時就會停止供應30萬頓水給六輕,但問題是為什麼從沒聽過六輕抱怨過枯水期無水可用?也沒有看他在枯水期減產過?是不是代表六輕有沒有這30萬頓水都沒差?那是否可以把那珍貴的30萬頓水還給我們濁水溪?再來,六輕在10年前承諾過要自建海水淡化廠,但卻一直食言到去年才正式開始送環評,甚至在4.7期的環評中還提高了集集攔河堰的取水量。雲林縣政府卻毫無積極作為,放任六輕踐踏雲林這片地。另外我要在這邊為農民講一句公道話,雲林地層下陷真正的元兇是集集攔河堰,並不是農業超抽地下水,不應該把責任推到無辜的農民身上,真正的原因是地下水源無水可補。假如真的是因為農業需水過高,雲林縣政府應該是輔導農民轉作需水量較低的作物,而不是亂花錢蓋一堆水庫。經濟跟環境是可以和平共存的,我們歡迎願意與雲林這片土地共享共榮的企業,但是如果有任何一家企業只想吃雲林的豆腐,而破壞雲林的生態環境,我們時代力量將會站出來捍衛雲林的權益。

9.  劉建國辦公室副主任林濂貴表示,目前面對今天在林內分水口開記者會意義很重大,雲林是農業大縣每年產值八百多億,濁水溪的水拿給六輕使用,但是農民卻要抽地下水,來灌溉農地,真的很可悲,集集堰開發已經幾十年了,未來濁水溪的水會越來越少越枯竭,唯有把集集攔河堰打掉才能解決濁水溪旱的問題。

 

網路直播:

https://www.facebook.com/1773505453/videos/10204548325826145/?id=1773505453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