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努力 讓環境越來越美好


大愛新聞專題報導<污染的真相>通過檢測便無礙? 足下就是危機

2014-04-21 18:28
通過檢測便無礙?足下就是危機
 
 
「汙染的真相」系列專題,昨天帶您看到了爐渣和集塵灰這些事業廢棄物長期毒害台灣的情況,但事實上,有害廢棄物不只非法被偷倒棄置於農田、魚塭和山區,通過實驗室重金屬毒性檢驗標準的廢棄物,就可以合法當成建築材料,代替砂石,變成道路的填充物,甚至當做彰濱工業區,230公頃填海造陸計畫的填充物。不過,讓環保團體憂心的是,由爐渣構成的基石,不但遇水會膨脹變形,結構堪慮,裡頭的重金屬和戴奧辛,可能在長期雨水沖刷下進入農田土壤,透過食物鏈,威脅人類健康。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這個是我們在這邊撿到的石頭,看起來很像隕石,然後很多人會很高興,哇,我在這邊撿到隕石,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說,這個其實是鋼鐵廠的廢棄物。」 

屏東林邊鄉台17線路旁,被棄置一望無際的事業廢棄物,乍看之下,好像外星球的荒蕪土地。 

大愛台記者 張澤人:「在事業廢棄物的棄置場地,經常可以看到這些大大小小,模樣類似巧克力球的石塊,它就是含有劇毒的集塵灰,經常被不知情的民眾撿回家把玩。」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碰過有爸爸在旁邊釣魚,就覺得這個東西(集塵灰)滿好玩的,像彈珠,所以他就撿了這個大小的,撿了一堆回去給他小朋友玩,你這樣摸的過程中,你手如果沒有洗乾淨,就吃進去了。」 

到底有多毒? 

台南社大環境小組研究員 晁瑞光:「這個是手持式,重金屬快速分析儀,按一下三分鐘,就知道裡面的重金屬成分。你看,我一下去(測量),鋅就20幾萬(ppm),有沒有,紅字(超標)出現了,一般的環境背景值裡面,大概在100-200(ppm),100(ppm)多而已,所以這邊可以很明顯的知道,我們超過環境很多很多。」 

更誇張的是,不肖業者竟然把有害廢棄物,當成土壤,回填農地。 

台灣生態學會祕書長 蔡智豪:「原本是水稻田,它被填入了焚化爐的底渣,將近一萬公噸,這裡面總共有5種的重金屬,是超過農地的管制標準。」 

汙染觸手,從工廠延伸農田,事業廢棄物,還搭上資源再利用法案的順風車,變成建築材料,正式登堂入室,進入我們生活。 

台灣生態學會祕書長 蔡智豪:「現在政府是開放這些焚化爐的底渣,可以進入到公共工程裡面,做路基的回填,把這些原本應該要妥善處理的東西,結果拿到公共工程裡面,我們也知道這裡面,它含有重金屬跟戴奧辛,對於周邊的地下水跟這些土壤,它其實會有影響的。」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 施月英:「有些爐渣它膨脹係數非常高,像我們知道轉爐石(爐渣),它可以膨脹到3倍,遇到水又容易碎化掉。」 

危害生態,加上結構安全疑慮,但法令規定,一般事業廢棄物只要通過毒性檢測,就能代替砂石,做為填充物。像彰濱工業區的填海造陸計畫,相關單位準備把爐渣和煤灰填入大海,打造230公頃的海岸地。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 施月英:「這種東西含汞的、含戴奧辛、重金屬的東西,埋下去之後,會滲到地下水,影響到整個海域。」 

環保人士認為,「爐渣」和「煤灰」對環境有害,不過,工業局為何允許它們成為砂石的替代品?原因是通過了實驗室短期的重金屬溶出標準。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黃煥彰:「溶出實驗可能半年,可是當你這些事業廢棄物丟到我們的土地上以後,可能就是幾萬年幾億年。」 

中華醫事科技大學護理系副教授 黃煥彰:「我們的(事業廢棄物)可不可以再利用,跟有毒廢棄物其實簡單的講,只有一線之隔而已,這個對我們來講,這是我們覺得非常不放心的。」 

台南這處爐渣回填的道路,經過風吹雨打,成了起起伏伏的波浪路,這樣危險又毒化的環境,您安心嗎? 

攝影剪輯:楊俊亭 
採訪撰稿:張澤人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