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努力 讓環境越來越美好


台塑申請六輕為環境教育設施 今環保署會議遭九成委員駁回

2018-12-25 13:40

https://www.civilmedia.tw/archives/81858

 

台塑申請六輕為環境教育設施 今環保署會議遭九成委員駁回

文/公庫記者許詩愷

台塑集團今年向環保署申請,欲將六輕工業園區內部份設施作為官方認證的「環境教育設施場所」,並提出四大教案送審。但多個環保團體在今日(20)審查前指出,台塑提供的資料未解釋六輕造成的污染歷史,更未提到對水資源、在地農業的影響,因此強烈反對本案;最後審查委員也認定台塑資料不符,駁回此申請案。

「如果今天六輕申請過了,他們會不會去說他們的環保做很好,民間反對的污染問題都不是事實?」環境法律人協會研究員謝蓓萓說明,六輕的環保紀錄很差,破壞環境且造成居民的健康風險,六輕向政府申請環境教育認證,有非常明顯的漂白、漂綠意圖。謝蓓萓更引用外界輿論舉例,有部份人士呼籲給六輕一個機會,可以督促他們做好環保,對此謝蓓萓痛批,台塑基於企業社會責任,本來就必須做好環境保護,這種說法是本末倒置。

而在6月25日的第一次審查,已有委員表示六輕不適合申請園區內的麥寮港、阿媽公園、六輕行政大樓三處為教育場所,今補件再審後,14名出席委員中仍有13人反對,環保署環境保護人員訓練所所長蕭慧娟透露,有委員認為六輕申請認證「是在做公關」並非為了環境教育。但六輕本次遭駁回後,仍可以依法再次申請,至於六輕提出的四大教案「石化史說、石空演進、麥寮水噹噹、滴水不漏」,也被委員、環團批評沒交代污染真相。

謝蓓萓強調,六輕在石化史說課程中稱讚過去台灣大力發展石化產業的歷史,在地民眾是因為覺知不足、溝通不良才發起抗爭,石空演進則解釋空汙問題不嚴重。謝蓓萓說「這根本是藉著教案來澄清六輕的爭議事實。」環境教育設施是建立國民認識環境的重要場域,政府機關應該清楚認知,哪些人有權利去詮釋對環保的想法?不該隨企業起舞。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則表示,滴水不漏課程中雖有講述填海造陸興建工業區的優缺點,卻完全避談六輕對沿海生態、漁民的衝擊,當時的工程更造成該海域地基崩毀,使彰化外海和潮間帶發生嚴重漂沙,損害鄰近養殖業。施月英補充,近年台大公衛學院的研究發現在地居民體內重金屬含量偏高,容易併發肺癌、心血管疾病等症狀,但台塑反駁是居民生活習慣不佳所造成,這些問題都未列入教案設計,只說六輕做的多好,她直言「不如把現有398根煙囪、每個廢水排放口都裝上即時監測器,讓人民知道你們排放哪些污染。」

「六輕申請環境教育,本身就是一件非常荒謬的事情。」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曾虹文指出,六輕長年利用設備暫停運轉、監測設備維修等理由鑽法規漏洞,掩蓋超標數據、規避裁罰,不過從2010年至今仍有1254次違法紀錄。曾虹文痛批,六輕不承認自己的污染和公害事實,竟要申請環境教育認證,難道「是要教大家怎麼打官司、告學者、提行政訴願嗎?」

針對麥寮水噹噹課程,紜林藝術人文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林富源表示,六輕自豪其用水的回收利用率非常高,但依然多於雲林縣的每日民生用水25.5萬噸。他懷疑,六輕從濁水溪過度汲水,和濁水溪地表外露造成揚塵,以及雲林地層下陷等現況有關,林富源更說,六輕在環教申請書上記載,是集集攔河堰啟用後,雲林縣居民從地下水改用濁水溪水,改善了地層下陷,卻完全不提六輕本身的影響。

此外,有74名雲林台西鄉居民在2015年向六輕提起民事賠償,目前程序仍在一審言詞辯論庭,而台塑和其訴訟代理人要求,原告居民應舉證自己從六輕的哪根煙囪裡?吸進哪種有害物質?才能證明因果關係,他們也認為本案並非公害事件。台西鄉六輕污染傷害聯合求償自救會會長黃源河因此十分憤怒,堅決反對六輕申請為環境教育設施。

上述環保團體共同組成了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他們強調,政府對本案的決議,代表了「環境教育是培養公民意識的推手,還是使環境教育成為污染嫌疑者的宣傳工具?」這將是台灣環境教育的分水嶺,他們呼籲環保署委員維護其核心精神,持續退回本案,勿讓環教認證成為台塑漂白的工具。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