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火、反台化 24歲的環保尖兵吳慧君

2017-01-18 12:44

反中火、反台化 24歲的環保尖兵吳慧君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1438/%E5%8F%8D%E4%B8%AD%E7%81%AB%E3%80%81%E5%8F%8D%E5%8F%B0%E5%8C%96%20%2024%E6%AD%B2%E7%9A%84%E7%92%B0%E4%BF%9D%E5%B0%96%E5%85%B5%E5%90%B3%E6%85%A7%E5%90%9B


 
吳慧君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回彰化投入環保運動。(攝影/李佳穎)

「我大概是現場最年輕的,我其實不太喜歡說自己年紀小,因為大家都覺得『年紀小懂什麼』,可是我現在覺得說出來很重要,因為在場所有的決策者做的任何決定,產生的後果,對我是影響最大的。」8月16日行政院長林全召開第一次與民間團體的座談會,吳慧君是全場最清新的面孔,面對一排政院官員,依然沉著鎮定地表達自己的意見。她的身分是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執行秘書,今年24歲。

大學畢業返鄉投入環運

吳慧君是彰化鹿港人,大學時北上就讀北科大英文系,因緣際會協助綠黨的國際翻譯工作,才開始認識環保運動;畢業之際,彰環盟剛好在徵人,決定返鄉投入。「我的個性就很容易打抱不平,在新聞上看到一些公共議題自己就會主動關心。」雖然大學畢業後才正式投入環保運動,但吳慧君的身體裡彷彿已經存在「環運DNA」,高中時她就參與「反中火(台中火力發電廠)」的擺攤義賣行動,也參加過反核遊行,都與環保、能源議題相關。

「家裡總會期待英文系畢業後,可以到外商公司工作,看到我回來彰化,總在問『你回來可以做什麼』,他們多少會期待我做『有出息』的工作。」許多自中南部北上就學的青年學子,在大學畢業後繼續在台北升學、就業,很少人返鄉工作,更別說是投入收入不多、工作龐雜的非營利組織。「我一開始很怕遇到過年,親戚會問『你在做什麼』,要費好大的力氣解釋。」

進入NGO宛如小白兔闖入叢林

「很多人都笑我,這番話怎麼敢拿出來在行政院長面前講,但我覺得我這樣講沒有錯。」8月中的座談會上,是吳慧君第一次見到林全,但她絲毫不緊張地講述彰化所面臨的空汙困境,因為擔任秘書的關係,見過的「大人物」已不在少數,也曾代表中部環保團體向蔡英文表達訴求。除了向政治人物遊說,主持記者會、寫新聞稿、閱讀資料、參加環評會議、記帳……,其實沒有一項與吳慧君的科系背景相關,她宛如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才慢慢熟悉NGO的工作節奏與內容。

周六下午兩點半,一份麥香雞堡,這是吳慧君的午餐。訪談之前,她還在位於芳苑的辦公室工作,結束之後才趕緊開車回到鹿港。彰環盟只有兩位正職人員,所有工作無所不包。「我以前沒有想過NGO工作那麼忙!」細數彰化的環境運動,在這次4000人上街反台化的前一波高峰,非「反國光石化」莫屬。

當時,吳慧君才高三,沒有太多時間參與。「現在回想,我當時也不太了解環保團體在做什麼;或許就像現在很多人也不了解我們在做什麼,以為我們立場偏激,只是製造社會紛亂。」

我很喜歡我的工作

「你喜歡你的工作嗎?」訪談最後,我問吳慧君,她毫不猶豫地說,「很喜歡啊!」。「彰環盟執行秘書」是她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各大雜誌常在畢業季耳提面命「第一份工作有多麼重要」,吳慧君說,「在這裡,我感覺到有同伴,大家有共同的核心價值,工作起來很愉快。」

為了乾淨的空氣,彰化縣民與台化的對抗尚未終止。國光石化雖然早已離開彰化,但蔡英文為了發展綠能,打算在彰化外海興建離岸風機,不過彰化沿海僅剩60隻的白海豚依然不會轉彎,「事情一直發生,如果不仔細盯著,永遠不知道這個國家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雜誌常寫,第一份工作是開啟未來的門票;企業家總說,第一份工作就得做好選擇。七嘴八舌的生涯建議,使得社會新鮮人徬徨無助、自力摸索,「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吳慧君回到彰化,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繼續為空氣、水、土地努力。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