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大城鄉長蔡鴻喜提告打壓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 法院別浪費國家資源盡速撤告還給清白

2019-01-01 16:39

<新聞稿>

大城鄉長蔡鴻喜提告打壓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

法院別浪費國家資源盡速撤告還給清白

 

時間:2019年01月10日 09:40開庭

地點:彰化縣員林市員林大道2段1號第3法庭

新聞聯絡人: 施宇芳律師0975-052304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遭大城鄉長蔡鴻喜提告,因為監察委員下鄉視察到大城台西村遭受六輕汙染情形,有當地民眾向本人反映也有民眾向監察委員陳情,聽說鄉公所拿六輕四千萬元其中有八百萬元作為特支費,希望監察委員調查此案。覺得此事可受公評,畢竟六輕汙染大城鄉尤其是台西村這麼嚴重,所以當天就在臉書貼了<讓人噁心的大城鄉公所((聽說))拿了六輕四千萬元,鄉長拿了其中八百萬元作為特支費。該換人做鄉長了。>這段話,隔天大城鄉長就向芳苑警察局報案,提告毀謗及意圖使人不當選'兩項罪,卻沒有在臉書做相關回應與澄清,顯然是刻意在打壓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施月英。明天將開庭審理此案,施月英將傳喚到彰化地方法院開庭應訊,對此環保團體給予聲援支持呼籲法院盡速駁回告訴,別浪費國家資源。

 

 

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院長詹長權 教授表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在國家衛生研究院和彰化縣衛生局的支持下在鄰近六輕石化工業區北邊之大城鄉進行六輕汙染對居民健康影響的流行病學研究,我們的研究發現大城鄉台西村居民的釩、鉻、錳、鎳、銅、砷、鎘與鉈的濃度顯著高於大城鄉其他村與距離六輕較遠的竹塘鄉居民。六輕石化工業區營運後10-16年之後,台西村全癌症發生率是大城鄉其他村的2.55倍(95%CI 1.89-3.45),是竹塘鄉的2.43倍(95%CI 1.54-3.84) 。我們的研究結論是六輕石化工業區營運的10-16後年,台西村居民得到癌症的風險顯著增加。
這項研究成果發表之後引起社會各界關切,特別是彰化的環保團體和台西村在地居民透過陳情、座談和訴諸媒體的方式不斷地呼籲廠商改善汙染、政府加強監督廠商和提供居民健康照護等等有助於解決公害事件的理性行動,終於獲得社會各界對此一事件的高度重視。中央政府、縣政府、大城鄉公所和台塑公司都應該以透明、公開方式,來向社會各界說明以甚麼樣的方式面對、處理這項攸關人民健康生存的問題。可見六輕汙染的處理是一項可受公評、應受監督的公共事務,如果各個利害關係者都能根據科學證據、以資訊公開揭露的做法、理性的意見交換的態度,一定能讓汙染商人事情真相早日浮現,讓政府處理污染的政策獲得社會的廣泛信賴。這一件鄉公所首長對不同意見居民質疑的興訟,不但無助汙染問題紛爭的解決、也浪費司法資源。應當避免。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理事長洪新有表示,本會長期關注六輕環保議題,加上施月英總幹事本身的五歲小孩對空汙有過敏體質,對於個人臉書貼文有關大城鄉長拿六輕的錢,是因為當天監察委員到大城鄉接受民眾陳情,民眾當場跟監察委員陳情提到,

(https://www.facebook.com/1773505453/videos/10204868474749668/?id=1773505453&lst=1773505453%3A1773505453%3A1534307722&sk=grid )聽說鄉公所拿六輕四千萬元其中有八百萬元作為特支費,希望監察委員調查此案,當時鄉長本人也在場並沒有做任何的反駁與回應民眾的疑慮,而當天監察委員到場施總幹事都全程直播上網,目的就是希望對於六輕的問題能夠資訊公開透明,所以這件事本身就是可受公共議題評論的事,反倒是鄉長本身就應該向民眾講清楚說明白,並盡到告知的權利與義務,也不曾在施總幹事的臉書做回覆相關的澄清或發文向本澄清此事,就提告方式,顯然是在打壓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以及施壓施總幹事,施總幹事致力彰化環保議題超過十多年,是彰化縣內極具有影響力的環保人士。又施總幹事在到芳苑警察局被知道被告要寫筆錄時,當時也把臉書貼文撤下來,本意就不是要毀謗他人,而是希望落實本會長期要求政府的資訊公開透明,讓人失望的是鄉長沒把資訊公開,還向施總幹事提告施壓,呼籲法官駁回大城鄉長對本會總幹事提告,還給施月英總幹事清白。

 

 

台灣西海岸保育聯盟理事長許立儀,也是大城鄉台西村的居民表示,如果彰化環保聯盟施月英總幹事在臉書貼文,對這樣公共政策的質疑竟成犯罪事實,請問台灣選舉期間多少假消息網路組群流竄,該如何解釋。鄉公所一年才多少預算,做為一個公民如何不質疑這樣的利益關係。當天監委視察六輕汙染我也跟監委陳情六輕汙染問題,在大城久受六輕汙染環境影響不僅眾所皆知,並為國家衛生研究院世代環境流行病學歷經四年科學研究所證實之事,離六輕越近汙染越嚴重,身體累積的重金屬就越高,而施總幹事為環境工作者,常在鄉野之間聽聞此事沸沸揚揚,會po文是為大城台西深為當地人不平與不捨,這裡數百多人端血端尿參予調查,努力奔波希望政府協助改善六輕汙染問題,竟聽聞六輕業主如此龐大利益挹注大城鄉,唯不見任何協助當地人健康之改善啊,置於臉書就是希望這樣的利益愧贈及其使用方法受到討論與公評,難道公共議題我們不能質疑嗎?請法官予以駁回提告。
 

 

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葉光芃表示,本會長期關注六輕麥寮電廠燃煤汙染問題,燃煤可能至少排放84種有毒物質,燃煤空污就是毒氣,加上雲林縣PM2.5年均值(法定手動)常常是全國數一數二的高。六輕的麥寮電廠若按麥寮汽電公司促協金補助要點,是指公司為與周邊鄉公所追求共存共榮,以及促進電力設施運轉順利進行....等說明,明顯有「給錢了事」的意味,是民眾用健康換來的金錢,電發越多,污染也越多,促協金也越高,難道鄉民不能要求鄉公所公布每年拿了六輕多少促協金,用在哪裡,有無不當支出,是否改善環境等等嗎?蔡鄉長居然對環團人士施月英提告,顯然是要施壓環保團體當六輕門神,請法官要求鄉公所公布鄉民代表會討論電協金的使用狀況,向社會大眾交代說明清楚。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總會會長劉志堅博士表示,彰雲兩縣沿海鄉鎮都享有六輕提供的各種贊助,這完全是公開的事,蔡鴻喜鄉長選前承諾不當六輕的門神,但當選後卻反而完全不公開六輕的促協金流向,這其中沒有弊端嗎?誰會相信?不能公評嗎?施月英總幹事多年來對彰化的環境守護不遺餘力,嚴密監督各層級的政治人物,要求一個違背承諾的政治人物下台,何錯之有?且環保團體為弱勢團體,要求政治人物下台只是拉高聲量的運動策略之一,哪次真的影響選情了?如今蔡鄉長不但不針對民眾的質疑加以解釋,反而以司法手段壓迫為環境發聲的弱勢團體,這又難道不是心裡有鬼嗎?我們也要請求法官要求蔡鄉長提出促協金的收支證明,來舉證他的清白,否則他憑什麼要求環保團體閉嘴?

 

 

彰化醫療界聯盟理事長錢建文醫師表示,

本人對於大城鄉施月英女士法律案件聲明
石化產業對於人體的危害在科學上已經是公認的事實。六輕做為全國最大的石化園區,對於附近居民的健康影響,也已經有許多刊登在經過同儕審查過的國際期刊上的科學論文證明。本人也參與的距離六輕最近的大城鄉民健康調查,也發現居民的健康受到石化產業的影響。施女士身為大城鄉民,又在養育幼子,兒童是各種環境污染物的易受感族群;因此為了保護自身、家人與全體鄉民的合法健康利益,而發表對於公眾政治人物的可受公評之事物的善意言論的發言權利,應當受到法律的保障。本人也呼籲原告自行撤告,不要浪費寶貴的司法資源。
彰化醫療界聯盟理事長
彰化基督教兒童醫院兒童腎臟科主任
錢建文 醫師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理事長陳秉亨表示,用健康換回饋金,人民當然有質疑的權利,台塑六輕占地2,255公頃,場內有石油化學工廠、燃煤火力發電廠,根據學者研究,六輕是彰雲嘉最大的空氣汙染源之一。六輕的地方回饋向來缺乏資訊公開,大城鄉公所也沒有盡到資訊公開的責任,加上過去弊案新聞不斷,人民當然有質疑的權利。彰化環保聯盟施月英總幹事,聽聞鄉親傳言,懷疑大城鄉長未妥善使用回饋金,也親自向台塑確認,確實有給予鄉公所回饋金,除了硬體建設之外,用途不明。乃基於公共利益提出質疑,而非妨礙名譽。相反的,鄉長並未公布回饋金用途,顯然無視六輕回饋金乃是鄉親用健康換得的,未盡資訊公開的義務,監察院、廉政署應該立刻介入調查。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