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新聞專題報導> 農地變色!兇手是誰?

2017-01-23 13:41

http://www.daai.tv/daai-web/news/topic.php?id=989343

農地變色!兇手是誰?
 
 
 
 
00:00
 
 
 
 
 
 
00:00
 
 
 
 
 
  •  
  •  
 
彰化農田是全台灣汙染最嚴重的地區,根據環保署的汙染普查發現,最大的汙染源,就是來自工廠排放的廢水。在彰化縣高達七成農地被汙染。 

而工廠蓋在農田裡,不管是空氣、落塵、廢水汙染恐怕都難以避免,這些工廠或許是過去拚經濟的歷史產物,但恐怕也早就種下了農地汙染,難以斷根的苦果。 

電鍍工廠私接暗管,直通水源地。 
偷排的有毒廢水,比醋還要酸,把灌溉溝渠染成一片綠色。 

稽查人員:「(用簡易試紙去量測出來的殘留的水,pH2-3之間。(這裡就是他的,就是儲放汙水的汙水槽啦)。」 

當工廠進入良田,強酸強鹼,就這樣排進灌溉水源,汙染的情況近乎失控。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 蔡嘉陽:「(真正的廢水是偷排出去的,他們抓到的其實還是一小部分,這些業者單一他是不可能自己去做廢水處理的,所以北彰化現在,受重金屬汙染控制的場址,是全台灣第一名。」 

環保署從2013年開始,鎖定彰化和美、鹿港農地,展開重金屬汙染普查,才發現真正的汙染源,其實就來自旁邊的水圳。 

環保署調查人員 陳俊叡:「這邊是灌渠進來的地方,我們就會去找這塊田的入水口,這裡有一個水管的部分,水會從這裡進來,然後進到這個田。」 

根據環保署現場調查,重金屬很可能就是跟著水,進入農地,造成汙染,於是調查人員接著循著水路,沿線設置採樣點,監測排放水的汙染狀況。 

環保署調查人員 余政剛:「採樣是在取水口,一公尺左右的距離,因為我們會認為水路進來,重金屬第一階段累積的,一定是那個地方濃度最濃。」 

環保署的普查範圍,鎖定彰化和美東西二圳,循著嘉犁支線、西犁支線、公厝支線,水尾支線,以及東西三圳鐵山支線;還有沿著洋仔厝溪,從和美到鹿港頂番婆,沿線有許多金屬處理跟電鍍業,到彰濱工業區出海。 

出海口的養殖牡蠣,有的變成綠色,有的變成黃色,疑似遭到重金屬汙染。 

彰化環保聯盟總幹事 施月英:「(這種黃色)通常是電鍍業的鉻,算是致癌的一個重金屬。」 

和成欣業銅器部廠長童清維:「電鍍是鍍鎳跟鉻嘛,所以它最主要是鎳跟鉻,這兩個重金屬。」 

電鍍廢水的處理過程,必須經過還原、調整酸鹼值、凝結、沉澱等多道程序,過程中用到大量的水跟化學物質,最後沉積在池子裡的白色汙泥,就是重金屬。 

和成欣業銅器部廠長童清維:「我大概評估過,一個電鍍的,每個月的藥水,大概有五分之一,是做在廢水處理的藥劑的部分。」 

正因為廢水處理花費驚人,而偷排被抓到,一年總罰款頂多120萬,許多小型電鍍業鋌而走險,偷排一次,就賺一次。而彰化70%的農田,因此受到嚴重汙染,是全台灣最嚴重的地區。 

彰化在最近(2016年)11月,我們看到的數據,又看到農地汙染多了41公頃左右,占環保署他已經認定是,汙染的農地面積的全國的七成,幾乎就是全國最嚴重的。 

大家都知道,只要工廠廢水排放沒有管好,首當其衝的就是農田,但還有另一個被忽略的汙染源,工業落塵。 

和成欣業銅器部廠長童清維:「畢竟是直接磨,銅粉會直接跟人體接觸,對人的身體是有害的,還有包括它的環保問題,為了解決問題,我們就引進了這個,自動研磨拋光設備。」 

工研院機械所組長 游鴻修:「(業者)他們面臨說,找不到研磨師傅的這種困境,看能不能透過一些機器人,自動化的技術,去導入到水五金產業。」 

但是對照農田裡的小型代工廠,工作的環境,除了千度高溫,還有飛揚的工業粉塵,最後飄散到空氣中,落到附近的農田裡,就變成工業落塵。學者擔憂,這樣一來,食安飽受威脅。 

屏科大食品安全中心主任 吳明昌:「很多企業,哪裡土地便宜,哪裡工資便宜,它就去哪邊設廠,當你這塊地被變成工廠的時候,或許他說完全沒有排放物,完全沒有汙染,完全是他們自己廠裡面,不可能呀,那是不可能說是零汙染。」 

不管是水源,空氣或者是土壤的汙染,政府除了持續監控之外,還必須確實從源頭把關,否則只要工廠繼續在農地上蔓延,汙染恐怕就難以杜絕。 

熊其娟 李俊葳 採訪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