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浪島嶼:民進黨的綠色危機

2015-05-20 19:19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520/613702/

 

漂浪島嶼:民進黨的綠色危機

 

民進黨再度全面執政,但是揚棄綠色民主價值,一樣會受到唾棄。

字級:

 
 

2014年九合一選舉結束,22縣市中,民進黨拿下13縣市,執政縣市接近三分之二,黨主席蔡英文更是信心滿滿,希望贏得總統大位,邁向中央全面執政。但是邁向全面執政的最後一哩路,卻在各縣市面對徵收、開發、環污等議題下,興起新的反抗力量,形成新的綠色危機,讓最後一年時光,面臨覆舟翻盤的風險。
 
2014年的選舉,可以說是國民黨執政的全面失敗,不只中央的親共政策遭到全面反抗,甚至地方的開發議題,也掀起長年抗爭的社運。其中幾個翻盤縣市,台中贏得大勝,基隆、新竹、桃園、彰化等縣市的勝選,更是讓人訝異。這些地區在選前,國民黨就不斷以開發議題來拉抬選情,從桃園航空城、台中纜車開發計畫、到彰化彰南園區開發,各種開發議題加持,卻未受到選民青睞,最終依舊敗選。
 
在選前,面對這些開發議題,民進黨候選人或有表態,但是多數選擇態度曖昧,只是看著社運團體、反對居民纏鬥國民黨,作為拉低選票的策略工具。但是選舉時的算計,在執政之後終得面對,太多含含糊糊、曖昧不清,在當家執政後,終得有所決定,面對檢視。
 
不可否認,許多社運團體、抗爭居民,在選舉階段總是視民進黨為「同路人」,就算前次執政已被背棄過,現今又是支支吾吾、吞吞吐吐,但是面對一口吞的國民黨,還是含淚投票,甚至在民進黨贏得勝選後,繼續期待能有所改變。甚至聽過社運團體為新執政團隊緩頰,表示剛上任不清楚狀況,以及舊勢力的置肘,讓新上任的縣市長無法大力改革。
 
但是,隨著時間過往,原有的期待,已經變成憤怒,甚至在選前就有爭議議題,在選後更加白熱化,到現今已非單只議論,而是當時反對國民黨開發的組織,開始凝聚重組,成為再一波反抗民進黨的力量,從北到南各個地方開發議題,如遼原野火開始漫燒。
 
桃園的航空城議題,地方雖已承諾全面聽證,但是中央不肯,地方會有多堅持,成為反航空城迫遷聯盟、台權會、農陣的觀察指標。台中的中科園區、纜車計畫,已經引發台灣護樹盟、台灣生態學會等數十團體的集結抗爭。彰化彰南園區的推託,以及二林精機園區的開發,也讓彰化環保聯盟、台灣水資源聯盟等團體,共同組成彰南保護大聯盟來抗爭。
 
至於,長期執政的台南市,反鐵道東移引爆的迫遷人權議題,在農陣徐世榮老師、惜根協會詹順貴律師等人,堅持維護人權,強力抗爭下,也讓社會開始注意,視為另一件大埔案。此外,台南飛雁新村、平實營區結合遠雄都更的開發案,也讓護樹團體吳仁邦老師,綠黨台南分部等關切財團在台南的擴張問題。
 
高雄則是因為氣爆與缺水議題,讓人關心高雄的開發與空污問題,日前重啟美濃水庫、高屏大湖的開發,美濃鄉親抗議政府欺負地方,綠黨李根政出面指責,這不只是中央欺負地方,高雄市府不願積極改善漏水率,以及放任石化等耗水工業持續擴張開發,更是必須面對責任。至於屏東,鐵道橋火葬場、五溝水開發、後灣開發案,已經讓屏東環盟洪輝祥老師數度大怒,指責枉顧環境保護。
 
這些各地的開發、徵收、污染議題的抗爭,隨著民進黨多數縣市執政,許多國民黨的爛攤,成為民進當必須面對的事物,不容含糊的受到檢視。近半年光陰,一些開發議題,一一走上國民黨老路,持續開發,或是變向加碼開發,引發的憤怒,不容輕忽,太多風起雲湧的社運,就是由這些團體凝聚發起,可以翻倒國民黨,當然也能傾覆民進黨。
 
對於許多執政縣市,選上就如吃了定心丸,開始將所有為人權、護環境、反開發、反污染的團體,視為「少數一群人」,卻未想過這些少數一群人,為環境、為人權,甚至為台灣未來,早已獲得多數人認同。一旦憤怒凝聚,拉不下縣市長,卻能在中央執政的最後一哩路,絆倒驕傲的政黨。
 
其實,早有社運人士指出,早該看破藍綠,發展出真正的民間自主,別再期待誰勝選,誰會為人民!確實,面對人權、開發議題,在多年翻騰之後,漸漸走出第三勢力的空間,但是第三勢力超脫藍綠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就是在民眾期待下,一個同樣被檢視,以及真實縫合的問題。
 
更是有趣,對於中國的強勢侵襲,台灣自豪的民主價值,其實也在轉變,不再是官方宣傳的民主投票、多黨政治,因為太多政壇醜態,早讓人看破這種虛假的政黨貴族代議政治。遇見中國關心環境的朋友,因為中國的環境、維權議題,反而好奇台灣近年因為徵收、開發、污染引發的社運抗爭,如何組織、如何抗爭、如何上告,成為他們好奇的台灣民主價值,一種源自鄉土、人群、環境的綠色民主價值。
 
國民黨執政失敗,縱使總統宣稱睡好覺,但是面對綠色民主價值,完全不及格,民進黨再度全面執政,但是揚棄綠色民主價值,一樣會受到唾棄。反而是民間社會,如何確保源自鄉土、人群、環境的綠色民主價值,不僅是對內維護生存尊嚴與基本人權,對外更是展現捍衛台灣民主權力的全民堅持。
 
關鍵世代!賺錢無望,回歸基本生存的年代,人人都要好環境,能夠安居終老,綠色民主價值的興起,成為最基本的人權要求,誰違背!誰就該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