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憤怒龍蝦

2017-06-15 13:15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憤怒龍蝦

http://www.coolloud.org.tw/node/71678

<object width="480" height="322"><param name="allowfullscreen" value="true" /><param name="allowscriptaccess" value="always" /><param name="wmode" value="transparent" /><param name="movie" value="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v2.swf?v=e5a303f6" /><embed src="http://media.peopo.org/Player_PTV.v2.swf?v=e5a303f6" 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allowfullscreen="true" allowscriptaccess="always" wmode="transparent" width="480" height="322"></embed></object><p><small>PeoPo 公民新聞 by 我們的島</small></p>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憤怒龍蝦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

公共電視 我們的島 憤怒龍蝦

 

PeoPo 公民新聞

採訪/撰稿 胡慕情 攝影/剪輯 陳慶鍾 煙霧繚繞的這座祖廟,位在馬來西亞柔佛州邊加蘭村的泗灣島。這是當地沈氏望族的宗廟,212年前,他們移居到這裡,落地生根,每年中秋前後,都會酬神祭祖,希望先祖繼續庇佑他們在此安身立命。

不同於台灣祭祖時採用雞肉、魚肉和豬肉,邊佳蘭居民還有一項特殊祭品,龍蝦。邊佳蘭,素有龍蝦小鎮的美名。位於馬來西亞柔佛州最南端,東鄰南海、南面新加坡海峽,和新加坡的往來只需要45分鐘的船運時間。這片大海,是和新加坡交易漁獲的重要航線。但這幾個月來,在海上航行的,不再是漁船,而是抽砂船,和怪手。

* 跟著當地居民孫秀彬來到邊佳蘭海岸,只見原本廣闊無垠的大海,變成一條水溝。孫秀彬細數著這幾個月來的海岸變化,難以相信,她本來是個對邊佳蘭的環境和歷史,幾乎一無所知的補習班老師。

馬來西亞目前是亞太地區石油蘊藏量第三大國,加上地處亞太地區航道,2010年起,馬來西亞政府開始鼓勵民營企業投入石化產業。2011年,馬來西亞國油公司率先推出以輕油裂解廠為主的「邊佳蘭煉油與石化綜合發展計畫(RAPID)」,之後陸續吸引戴樂集團和荷蘭皇家孚寶集團,以及台灣的國光石化投入。今年3月,馬來西亞政府更宣佈,要將邊佳蘭打造成「石油與化學發展綜合中心 」。

RAPID計畫開發範圍,位於頭灣、大灣、二灣,佔地2630公頃,每天提煉60萬桶原油;戴樂集團和荷蘭皇家孚寶集團,在邊佳蘭的三灣填海造陸283.28公頃,建造深水碼頭來接收原料。台灣國光石化也發展輕油裂解,在邊佳蘭最熱鬧的泗灣島佔地1618.74公頃,每天提煉15萬桶原油。目前,RAPID計畫和戴樂集團已經通過開發,國光石化,則還在環評中。

今年7月開始,填海造陸工程啓動,圍籬和重機械像一只無盡延伸的大手,24小時不停歇地侵吞邊佳蘭的海岸線。馬來西亞政府,在大海中立下一根又一根的黑色基樁,宣告著,這片深海灣澳,不再屬於討海人,而是石化產業專區的專屬碼頭。

* 「這艘船是載沙來填裡面的,原本我們漁網放那邊,現在全部都被破壞完了,魚網全部都被鉤(破)。」乘坐林友勝的漁船,從邊佳蘭村的三灣,往南中國海航行。隨著船隻漸行漸遠,岸上的漁工廠和平房,幾不可辨,林友勝的目光,卻還牢牢地鎖在家的方向。林友勝在邊加蘭捕魚,已經超過三十年。以前每天放21張網,天天滿載而歸。現在每天放不到5張網,卻天天空手而回。

林友勝和助手陳榮利,好不容易在海上發現一尾金目鱸,但定睛一看,才發現牠已經死亡。每台斤價格可以上看三百元台幣的金目鱸,以前經常是林友勝的囊中物,但這幾個月來,林友勝再也抓不到金目鱸,豐饒的海,逐漸枯竭。「因為魚喜歡半鹹淡,有河的環境,那樣的環境會有小魚。現在填海造陸把河口的地填起來,那肯定會讓小的魚死亡,大魚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矗立如高牆的抽砂船,奮力地把藍海染成土黃;海上的清淤船、輸砂船、輸砂管、灰白的新生地、怪手與重機械,和沙灘上的圍籬連成一線。填海造地工程,從陸地到海灣,延伸成牢不可破的擁抱。

林友勝說,24小時毫不停歇的填海造陸工程,讓龍蝦小鎮居民的命運,徹底地被改變。漁民捕不到魚,也抓不到龍蝦,讓很多人放棄出海。比方陳榮利,在不久前,也告別大海,投入填海造地的工程施作。許多漁民很不諒解,認為陳榮利是幫兇,陳榮利只能默默地把苦,往肚裡吞。他說,被責罵心裡很難過,「但我們不用吃不要緊,小孩子還要吃飯哪。」

* 以往,林友勝捕獲的魚蝦,都會直接在岸上的加工廠,製作成蝦膏來販售。如今,工廠已經廢棄,一張張被抽砂船碾破的網,也散落一地。老漁民,沉默補著漁網,彷彿在挽救自己的餘生。

台灣從1960年代開始發展石化產業,工廠都坐落在西部重要農漁業產區。長年以來,造成嚴重空氣污染,學界質疑因此提高了西部居民罹癌率、也破壞生產環境。

2007年,國光石化選定雲林台西進行開發,引發當地民眾反對,於是國光石化在2008年,改往彰化大城投資。

學者評估,國光石化一旦開發,全台民眾將因為空氣污染減少平均壽命23天;加上業者擴建石化廠,是為了外銷而非滿足國內需求,全台民眾不滿全民付出環境成本,讓業者賺錢的發展模式,串聯開啓長達五年的,反國光石化行動。 台灣的公民行動,加上總統大選在即、在野黨的政治表態,讓總統馬英九對國光石化開發案,做出大逆轉的決定。馬英九表示,國光石化對預定廠址的生態跟環境造成的影響,已經超出當地生態環境能承受的程度,將要求佔國光石化最大股的官股中油公司撤資。這項宣示,意味著國光石化開發案將暫停。然而,馬英九沒有因此而放棄石化產業,要求經濟部協助國光石化,尋找並規劃新的替代方案。

* 國光石化撤案以後,經濟部開始在台灣尋找高值化的投資地點,另方面讓業者自尋可投資發展泛用塑膠的國家。由於近年中國的乙烯產量,從2000年的470萬噸,一路攀升至2012年的1758萬噸。看準中國市場,國光石化轉向積極招商的馬來西亞進行投資。

國光石化董事長孔祥雲說明,馬來西亞跟中國已是東協加一,今年起貿易開始零關稅,馬來西亞的產品出口到中國,有關稅優勢,加上馬來西亞政府提供免稅與獲利的減免,加上沒有颱風、地震,適合石化業運輸,就此訂定了投資計畫,規劃在邊佳蘭日產15萬桶石油腦,製造一年80萬噸的乙烯,下游則規劃30座石化廠。

* 不過,如此龐大的開發規模,當地居民,卻毫不知情。直到國光石化和馬來西亞政府簽訂投資意向書,也開始整地開發,居民才知道石化工廠即將入駐家鄉。

最早得知國光石化要進駐的蔡平先,開始組織自救會,並邀請台灣的環保團體,前往分享石化業對環境的影響。

前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以六輕為例,說明六輕日前的工安事故,讓當地居民的養殖環境受害甚深;當地居民也因為空氣污染罹癌,「這麼嚴重的影響,六輕卻還是不斷擴廠,這表示財團很賺錢,才會一直開發!」蔡嘉陽表示,六輕的擴建讓當地居民難以承受,只好在廠區門口紮營長期抗爭。「如果開發真的這麼好,為什麼他們要這麼反對?可見開發只讓錢被財團賺走了,但污染卻留給鄉親承受。」

雲林淺海養殖協會理事長林進郎,也以親身經歷向邊佳蘭居民呼籲,「如果石化業真的那麼樣好,我們雲林人、台灣人,就把它留在那邊了。我不知道大家怎麼想,只要大家有決心,你們可以看到,你們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就像我們當時一樣!」 * 台灣的抗爭經驗,砥礪了邊佳蘭的民眾,不斷發起抗爭行動,今年9月30號,更呼籲全馬來西亞民眾聲援邊佳蘭的反石化抗爭。

國光石化在台灣的第一期開發乙烯產量,是120萬公噸,若以在台灣開發所產生的污染總量推估,國光石化在馬來西亞生產80萬噸乙烯,每年將產生1500萬噸的二氧化碳、8500噸的二氧化硫、13000噸的氮氧化物、懸浮微粒1700噸、以及揮發性有機物3306噸。其中懸浮微粒和揮發性有機物,都是嚴重的致癌物。

馬來西亞居民江燕雪質疑:「為什麼邊佳蘭老百姓不能決定自己家鄉的前途?政府都沒有聽到邊佳蘭小孩子的心聲嗎?我們只奢望孩子可以在沒污染的海岸長大,你們是否聽到邊佳蘭的呼喚和無奈?」

江燕雪沉痛地懇求,希望石化產業退出邊佳蘭,不要破壞孩子的天空、不要破壞孩子出生的土地,不要破壞孩子呼吸的空氣。但孔祥雲認為,馬來西亞居民的擔憂是「多慮」。「我們不會偏重經濟,不顧環保。總希望兩個並重。對國光石化來講,不管在台灣投資或馬來西亞投資,都會用最好的污染防治技術,所以說,汙水排放、空氣品質,都會符合當地標準。」

國光石化保證,會遵守馬來西亞的環境管制標準。馬來西亞政府也在2009年,引進歐盟的REACH管制標準。但礙於馬來西亞的環境品質法,對石化工業沒有明確定義,石油開發提煉工程,是否會受到管制,不得而知。即便馬來西亞政府未來將提煉工程列入管制,目前REACH對於石化工業在提煉過程中產生的污染物,也沒有管制效力。

居民張敏兒強調,「台灣這樣多年反國光,我們為什麼要接受污染,毒又這麼大的工廠,我們完全不能接受!」希望台灣政府不要批准國光石化在馬來西亞的投資。

* 居民之所以對國光石化反感的最大原因,是因為邊佳蘭石油與化學發展綜合中心計畫,早在多年前就由柔佛州政府提出,但只有少有業者願意投入。直到國光石化透露意願,整體計畫才積極運轉。

此外,馬來西亞國家水務委員會統計,柔佛州每日提供水量是106萬噸,家庭用水量是每日72萬噸、工業用水量是每日32萬噸,一旦邊佳蘭石化工業區開始運轉,將再耗用每日38萬噸的水源,當地民眾擔心,未來將爆發搶水疑慮。

邊佳蘭石油與化學發展綜合中心計畫,早在多年前就由柔佛州政府提出,但少有業者願意投入。直到國光石化透露意願,整體計畫才積極運轉。這也是居民為何對國光石化反感的最大原因。

自從深水碼頭的填海造陸工程啓動,邊佳蘭的海灣,開始出現不明的白色泡泡;深水碼頭預計在2016年啟用,但隨著工程進度,白色泡泡愈來愈多,甚至完全佔據邊佳蘭的海岸,而目前為止,居民都沒有得到馬來西亞政府的任何說明與解釋。

* 石化專區不僅為邊佳蘭帶來污染、搶水、破壞海洋環境的疑慮。柔佛州政府為了要興建石化工廠,在年底前要大肆迫遷邊佳蘭居民。除了泗灣島沈氏宗族一帶少部分居民不需要搬遷,其他人都得搬離原居住地。

泗灣島居民沈茂山指出,馬來西亞政府根本是不講理,「因為他們濫用我們馬來西亞法令,徵地法令規範,要公益用途才能強制徵地,但後來改成只要發展就可以,於是現在藉著發展石化產業的名義強徵土地。可是,這是什麼樣的發展?將涉及華人跟馬來人共十個村莊全部遷走,根本太過離譜!」

馬來西亞政府,已經全數發放搬遷補償金,並在六灣重建房舍,讓被迫遷的居民居住,但建材極差,幾乎以草料填充;而且馬來西亞政府完全沒有評估被迫遷的戶數、生活條件以及規模、搬遷地點離石化工廠又只有五公里遠,擔憂工安事件和污染,居民難以接受。

* 邊佳蘭居民請出祖先遺照,高喊口號,激動地不能自己。因為馬來西亞政府為了石化工廠,不僅要徵收他們的房舍,就連祖墳也得被迫遷移。一旦祖墳被逼遷,早期沒有文字記載的邊佳蘭,即將失去尋根的依據。

為了拯救龍蝦小鎮,來自馬來西亞各州的民眾,把小小的邊佳蘭擠得水洩不通。反石化輸出的抗爭畫面,國光石化並非特例,中國的寧波與廣州,不久前也爆發反石化的抗爭,中研院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蕭代基指出,石化產業過去習於將污染成本外部化,讓當地民眾承受龐大污染,在民主素養愈來愈高之際,污染產業勢必面臨鄰避效應,如果石化產業不思考改進,恐怕走到哪裡,都會遭遇抗爭。

* 當我們在邊佳蘭930綠色集會採訪時,許多控訴台灣輸出污染的布條、標語,在邊佳蘭小鎮飄揚,讓我們好生困窘。但居民說,他們知道這不是台灣人民的錯,「而是政府!」他們指控的,是允許公害境外輸出的兩國政府,讓邊佳蘭的孩子失去未來。

邊佳蘭的居民,已經抗爭好幾個月,台灣政府至今沉默以對,馬來西亞政府,則污名化邊佳蘭居民。但邊佳蘭居民沒有放棄。他們攜老扶幼,前往國會。百里苦行,只為了孩子在中秋時,曾許下石化產業停止開發的心願。希望和台灣共擁一盞明月的邊佳蘭,也能繼續看見,澄淨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