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島>水的賭局

2010-09-27 18:19

水的賭局


水的賭局

09/27/2010 - 22:00
向土地搶水,在彰化是全民運動,現在國光石化也加入了這個戰場,有政府力挺,勝負似乎成了定局,這場賭局如果企業贏了?那麼誰輸了?

採訪/撰稿 陳佳珣
攝影/剪輯 陳忠峰

向土地搶水,在彰化是全民運動,國光石化也加入了這個戰場,有政府力挺,勝負似乎成了定局,這場賭局如果企業贏了?那麼誰輸了?

在彰化農田水利會灌區以外的農地,抽地下水灌溉是農民唯一的生存之路,但芳苑沿海的地下水已經鹽化,PH值達到8,呈弱鹼性,鹽化的地下水在土壤表層留下薄薄一層鹽的結晶,導致農作物常常死亡,有的農民已經放棄耕作,但還是有人不放棄,抱著希望繼續耕作。

在芳苑,過去地下水鹽化的區域,主要是台17線以西,而今慢慢往東擴散,國土的災難無聲無息的進行。為了繼續耕作,農民不得不花十幾萬打更深的井,抽取深層的地下水。

彰化縣沒有水庫,唯一的大河濁水溪,十年前蓋了集集攔河堰,要提供農業用水,於是民生、工業、漁業都使用地下水,甚至農民還要自己鑿井灌溉。水利署估計,彰化縣一年超抽兩億噸的地下水,外界認為這是嚴重低估。地下水超抽造成無法回復的地層下陷災難,總在颱風豪雨期間,危害民眾的身家安全。

土地沉陷嚴重到海水比陸地還要高,政府不得不花大錢築起高牆,建造抽水站來阻擋海水。地層下陷災情無聲的蔓延,今年,最大的下陷量第一次登上榜首的溪洲鄉,年下陷深度達到5.7公分,五年來累積下陷了15公分。由於溪洲距離海岸達二、三十公里,地層下陷從沿海往內陸移動,代表地下水嚴重透支,而高鐵又經過這裡,未來會不會像雲林一樣,危及到高鐵的行車安全,讓人擔心。

六輕和國光石化佔據濁水溪口南北兩岸,但這裡是台灣地層下陷最嚴重的地區,政府卻要在這裡擺上兩個高耗水的石化大廠。除了農業用水,六輕是濁水溪最大的用戶,現在國光石化又要加入這場搶水之戰。

在建廠中期,國光公司要向彰化農田水利會調撥3萬噸的水源,水利會表示,在不影響農業用水的前提下,經由夜間減供、加強灌溉管理,計算作物的總需水量後,仍然有多餘的水可以給國光石化。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認為,彰化農田水利會應該公開計算過程,召開公聽會來審查,以昭公信,不是農田水利會說了就算,水利會變相採用休耕獎勵的方式,減少農業用水,其實造成更多問題。

彰化縣的農業灌溉採取三個灌區輪灌的方式,好一點的,供水4天停6天,最少的是供水2天又16個小時停7天,在沒有供水的日子,作物需要水等不得,農民就只能抽地下水。

彰化農田水利會把水大量移撥給工業,台塑六輕在25月沒有水權,每天34.5萬噸的水約有一半來自彰化農田水利會,而未來中科四期進駐,水利會也同意每天給6.7萬的水,現在又加上國光石化的3萬噸,最高達到26.7萬噸的水,佔了彰化農田水利會將近20%的水量,農民認為勢必排擠到他們用水的權利。彰化二林的農民洪德勝說,六輕蓋了之後,以前不用輪灌現在卻要,如果國光再做下去,沒水可用,農民就是抽地下水。

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表示,在營建署區域委員會審中科四期時,彰化農田水利會說,農業用水移撥給中科四期後,就沒有水要給其他單位使用,這次卻又擠出水給國光石化,曾經審查中科四期的區委會委員都無法接受。

隨著建廠期程,國光石化中期用水總共要8.8萬噸,農田水利會3萬噸的水已經不夠用,國光公司提出新的計畫,在濁水溪自強大橋附近設置攔河堰,在5月到9月的豐水期,每天抽取15萬噸的水,透過輸水管線送到廠區蓄存,作為長期水源大度堰完成前的配套方案。

水是公共財,國光公司自行開發水源的做法,在環評專家會議中引發質疑。國家開發水資源,是對不特定的人,如自來水、農業用水,國家沒有責任用全民的納稅錢開發水資源給特定工業使用。

集集攔河堰攔截濁水溪主流的水,唯一還有水的清水溪,未來在湖山水庫完工後,將引到湖山水庫續存,濁水溪還有多餘的水可以給國光石化嗎?

國光公司引用1965年到2008年,自強大橋44年的平均流量,評估在豐水期取水是可行的,但水利署中水局統計這十年來,集集攔河堰的流量發現,受到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發生極豐極枯的現象,已經對水資源管理形成莫大的挑戰,以去年為例,年流量40億噸,屬於偏枯的一年,但卻集中在莫拉克颱風,其他時間幾乎都沒有水,相對能運用的水相對有限。

河川的水有補助地下水的功能,對地下水嚴重透支的彰化、雲林兩縣,濁水溪的水是何其珍貴,水攸關下游的揚塵問題,更維繫著河口生態的運作,而濁水溪的水環境和水生態,還能繼續承受人類的擷取嗎?

國光石化的長期水源,將來自烏溪的大度堰,每天37.2萬噸,烏溪的水綜合了工業與民生廢水。大度堰每天取水80萬噸,提供給中科四期、彰濱工業區以及國光石化使用,但烏溪水質很差,屬於丁類水質,國光公司必須花相當的成本做水質處理,但也莫可奈何。

烏溪是中台灣唯一一條沒有水庫、水壩的自然河川,受到污染的溪水,從生態角度還是有它的價值,位在河口的大肚溪口野生動物保護區,就需要這些淡水,水中的有機物質維持河口生態系的穩定平衡,缺乏淡水補充,導致鹽度增加、營養鹽補充就會減少。

由於大度堰是以長程而且要加壓站的方式送水,相當耗能,違反節能減碳的世界潮流,在環評專家會議中不被認同,與會專家大多認為,國光公司應該自行蓋海水淡化廠。

在缺水的土地卻矛盾的發展高耗水產業,在地層持續下陷的大城,偏偏要填海造地蓋一個石化廠,台大土木系教授李鴻源認為,彰化大城不適合蓋國光石化,石化廠蓋了會跟著下陷,最後會跑到海底下去,根本無法運作,除非優先處理彰化、雲林地層下陷的問題,解決彰化、雲林的產業跟用水結構,不然國光石化不能蓋。

台灣廉價的水資源是奠基在剝削河流生態與環境,水資源透支所造成的損失,卻從來沒有反映在經濟開發的成本上,經濟部門主導的開發政策凌駕環境永續,彰化土地沉淪的悲歌,何時才能停止?

 

 

- See more at: http://ourisland.pts.org.tw/content/%E6%B0%B4%E7%9A%84%E8%B3%AD%E5%B1%80#sthash.yklexCna.dpu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