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新聞 專題報導>與水共生: 滲眉埤汙染嚴重 福壽螺大量死亡

2015-04-09 14:18

http://www.daai.tv/daai-web/news/topic.php?id=956254

 

滲眉埤汙染嚴重 福壽螺大量死亡
 
 
 
 
00:00
 
 
 
 
 
 
00:00
 
 
 
 
 
  •  
  •  
 
因大旱而起的休耕停灌政策,讓不少農民感慨無水可用、生計堪憂。在桃園地區獨特的埤塘地景,過往可作為農民灌溉的來源,但這種珍貴的水資源,卻不時傳出遭受汙染情事,導致石門水庫在蓄水量不足時,根本難以作為灌溉水源。位於桃園縣大園區、蘆竹區交界處,面積約二十公頃的滲眉埤,過往可灌溉附近120公頃的農地,但現在池水與底泥,疑似被廢溶液,以及含有戴奧辛的灰渣汙染,尤其在缺水時乾涸的泥塘,滿地都是因為重金屬汙染,而死亡的綠色福壽螺,令人怵目驚心。 

缺水,讓我們更接近水資源匱乏的問題核心。 

真理大學生態觀光系講師 莊孟憲:「中下游以下的河川水,大部分都已受到汙染。」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的進步,產業不斷改變製程與配方,卻帶來難以控管的有毒廢棄物,和日夜不停排放的廢水。 

彰化環保聯盟 理事長蔡嘉陽:「汙染源沒有控制好,所以才會造成這個汙染的嚴重。」 

沒有水,讓累積的汙染更加無以遁形。 

台南社大研究員 晁瑞光:「你來看,那個詭異的綠,有沒有。你會想說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了。」 

乾涸的泥塘裡,只剩淺淺的水窪,呈現出詭異的綠色。長期監測環境汙染的環保團體,隨機選定一塊表土,進行檢測。結果是,沿路隨機檢測採樣,幾乎百分之一百測出超標的重金屬,銅。 

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1800、1900,現在2000多、2059ppm,從剛剛入口進來一路測,沒有一個標準的呀,剛剛隨便測,大概也在1800到2000左右,全部都超過土壤管制標準。」 

昔日的埤塘,成了有毒廢棄物的出口,珍貴的水源,變成有毒廢水。這部由環保團體拍攝的影片,詳細記錄了滲眉埤受到汙染,重金屬慢慢在土壤中累積,毒害生態,卻始終無法排除汙染源的過程。我們在現場,也看到生命力超強的福壽螺,因為受到重金屬汙染死亡,只剩下綠色的空殼。 

台南社大研究員 晁瑞光:「綠色的福壽螺,這邊就越來越多,而且顏色就越來越濃,有沒有,這個顏色都越來越綠、越來越濃。」 

死亡的福壽螺,外殼越綠,就表示重金屬的汙染越嚴重。 

台南社大研究員 晁瑞光:「鋅4萬4千PPM、銅2萬1千PPM、鎳2千3百PPM,其實滿嚇人的噢!」 

埤塘四周的特定農業區,因為重金屬汙染,造成生態浩劫;諷刺的是,汙染源疑似就來自緊鄰埤塘,合格的事業廢棄物處理廠。工業、高科技業產生的廢酸、廢鹼、混合廢液,都送到這裡的焚化爐焚燒。2013年,台灣的科技產業,產生近40萬噸的廢棄物,下游處理的處理廠商,亂倒廢水、汙泥事件層出不窮,至少遍及十三條大小河川。被重金屬汙染的廢土,回過頭來汙染灌溉水源,形成惡性循環。 

綠色陣線常務理事 林長茂:「水泥岸那個全部都被腐蝕掉了,然後就……硫酸銅呀,還有一些重金屬呀,全部都滲出來。」 

台南社大研究員 晁瑞光:「這個位子,溶出的銅兩萬多、鋅三千多,下雨之後,從這個雨水慢慢又流出去了。」 

綠色陣線常務理事 林長茂:「它所灌溉的面積,就是說下面的農田也差不多了。」 

台大土木系教授 李鴻源:「桃園以北,一塊「好的」農地都沒剩下來了,水還是在灌溉渠道裡面。」 

我們的產業,正面臨廢水與汙泥的環保危機。或許就像是環保團體所說的,我們的國家,到底是怎麼了?如此放任有毒的廢棄物,汙染我們的水源跟土地,也讓重金屬,不斷的在福壽螺,還有我們的身體中累積。 

文字撰稿:熊其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