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新聞 專題報導>灌溉渠道灌排不分 汙染擴散主因

2016-11-01 13:42

http://www.daai.tv/daai-web/news/topic.php?id=985114

灌溉渠道灌排不分 汙染擴散主因
 
 
 
 
00:00
 
 
 
 
 
 
00:00
 
 
 
 
 
  •  
  •  
 
土安,就是食安,土不安,食也難安,尤其農田受到重金屬汙染,早已不是新聞。根據環保署統計,台灣的汙染農地,面積有860公頃,其中500公頃完成整治,解除列管;而汙染熱區彰化縣,被汙染的農田面積達436公頃,其中有162公頃,仍持續列管。不過,實際汙染的農田面積,恐怕遠遠超過這個數據。根據環保署調查,目前全台灣,高達六千八百公頃的農田,被列入高風險汙染潛勢區;其中約三分之一集中在彰化,達兩千公頃,約等於八十個大安森林公園;而全長七萬多公里,足以環島55圈的灌溉渠道,灌排不分,就是汙染擴散的主因之一。要恢復以往的美好農地,台灣真的需要努力。 

眼看著附近的農田,一塊一塊被汙染,這樣的心酸,只有農夫能體會。 

台中后里地區 農民 廖明田:「有水就加減用,農民就淹啦,結果現在(附近)都是重金屬,稻子收割以後檢查,鎘、銅,不行,送到焚化爐燒掉,就補償(停耕) 。」 

從水汙染,演變成土汙染,重金屬在田區不斷累積。這樣的情況,不只發生在台中,彰化和美,是另一個汙染嚴重的熱區。 

彰化環保聯盟 理事長 蔡嘉陽:「環保署在稽查這些第一波電鍍業廢水的時候,被檢驗出來這個是有重金屬汙染的農地,這塊也是一樣。」 

東指一塊,西指一塊,都是被重金屬汙染的農地,數量之多,連在地的環保團體,都難以全盤掌握;但追本溯源,汙染源就來自附近的電鍍工廠,雖然已經勒令停工,但過去私設暗管,把未經處理的廢水,排放到灌溉渠道,甚至挖井灌入地底,至少汙染了兩百多公頃農地。而更令人憂心的是。 

彰化環保聯盟 理事長 蔡嘉陽:「真正的廢水是偷排出去的,他們抓到的其實還是一小部分。」 

田邊工廠繼續營運,老農夫繼續種稻,淹田的水,現在從哪裡來? 

彰化和美地區 農民:「對呀,沒下雨,都沒水呀。(那怎麼辦?)沒水沒辦法呀,從那抽水來淹田呀,妳要看嗎?(嗯)好好,我來開電。」 

要打開抽水機的開關,得經過好幾家工廠,走到另一頭。 
工廠把水排進水溝,農夫再抽起來淹田,這樣的用水,是北彰化典型的寫照。 

彰化和美地區 農民:「水溝有水就抽水溝水,如果沒有就抽這裡的(地下水)自己種自己吃噢,沒有,都賣掉。」 

台大農化系 教授 陳尊賢:「(彰化其實這個問題,存在很久)就是水汙染在擴散 就汙染我們附近的農田。」 

環保署土汙基金會 綜企組長 何建仁:「整個彰化地區,我們預估它汙染的面積,大概,我們要調查的面積,大概將近會有兩千公頃左右。」 

北彰化的主要汙染源,多半來自電鍍廢水,沿著東西二圳,嘉犁支線、西勢支線、公厝支線、水尾支線,以及東西三圳的鐵山支線,都是受到汙染的高風險潛勢地區。而調查的項目,鎖定在鎳鉻銅鋅四種重金屬。 

環保署委外調查人員 陳俊佑:「這裡是灌渠的地方,那我們就會去找這塊田的入水口,這裡有一個入水水管的部分,水就會從這邊進來,進到這裡。」 

環保署委外調查人員 余政剛:「大部分的採樣,是在取水口一公尺左右的地方,去做採水,因為我們認為重金屬進來,第一階段累積,一定是那個地方的濃度最濃。」 

而環保署的調查方式,就是找到農田的入水口,進行檢測。 
環保署委外調查人員 楊子欣:「到這塊田來,我確認說目前是這個入水口,採樣鏟挖下去,大概就是十五公分的深度,然後去做這個表土的採樣。」 

環保署土汙基金會 綜企組長 何建仁:「我們陸續在這兩年,會把整個彰化地區,高汙染潛勢的農地調查完,所以汙染的農地面積,可能會持續會再增加。」 

即使工程浩大,環保署依舊持續調查,並援引相關法規,切斷汙染源。目前彰化已有十九家違法業者,被勒令停工,三十一家移送檢調偵辦。至於農政單位,也開始執行水質保護方案,預定在六年後,全面禁止工廠搭排,只希望這一切能正本清源,搶救奄奄一息的農田。 

文字 撰稿:熊其娟 
攝影 剪輯:謝啟泉